绿蕾教育网

 

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与当代中国的核心价值观  
作者:石家庄市社科院   文章来源:   点击数:3104   更新时间:2008/6/3 13:01:53
 

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与当代中国的核心价值观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博士生导师 刘少杰

 

意识形态是我们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一个深层问题。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改革开放近三十年来,在经济体制改革乃至政治体制改革方面,我国都取得了一定的经验,尤其是经济体制改革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经济快速发展,无论是人们的经济条件还是生活水平,都得到了空前的提高。但是,在思想意识领域,很多问题仍然需要我们去思考,尤其是在意识形态上,我们面临着思想意识领域出现的各种问题的挑战,怎样体现中国意识形态的现代化;保障中国主流意识形态的传播与安全性,甚至是振兴中华民族的文化安全,这些都是当前迫切需要我们回答的问题。

今天,我主要针对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构建社会主义和谐文化这个背景,和大家一起探讨中国现在的意识形态所面临的一系列问题。可以说,我们现在确实处在思想意识多元化的一个时代,要了解中国当前意识形态多元分化的状况,我们就要首先对意识形态的形式、发展、变化有一个清楚的了解。所以,我首先讲解一下意识形态的本质,及其发展和变化。其次讲一讲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意识形态分化,以及中国当前意识形态分化的突出表现。

我们首先来看意识形态的本质形式及其发展变化。意识形态的本质,对于我们广大党员干部来说,应该是比较清楚的。比如党校开设的一些课程――哲学、党史,这些都是意识形态的具体形式,都是我们主流意识形态的基本内容。但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我们应该对意识形态有新的解读。因为意识形态也是随着社会生活的发展而发展的,特别是在改革开放的近三十年来,社会制度的变化对意识形态的发展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今天的意识形态,同改革开放以前我们所理解的意识形态已经不一样了,我们应该以新的眼光来看待当前的意识形态,无论是主流意识形态还是非主流意识形态。那么,什么是意识形态呢?概括来讲,意识形态的核心问题就是人们对事物现象的是非判断的一种评价。它是人这个主体对事物现象给出的一种评价,比如原则和立场,它同一般性、客观性的认识相比是不一样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凡是包含了对事物评价的思想观念都属于意识形态的范畴。但是,哲学和传统的理论一般都把意识形态归结为理论化和系统化的思想观念。即,如果没有理论化,没有被系统化,这样的思想观念不是意识形态。也就是原来我们在传统的哲学、经济学、法学以及构建和谐社会主义这样的一种形式中所讲的意识形态。实际上,又不是这样简单。我们知道,意识形态的本质,就它的基本形式来看,哲学、传统的经济学,包括科学社会主义,以及道德、伦理、文学艺术美学,这些都是意识形态。基本上讲,就是理论化、系统化的一些意识形态。那么,无论是哲学,还是社会经济学,还是文学艺术美学,它们有一个与政治学最根本的不同点就是它们对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什么是善、什么是恶的评价。所以,我们把人文社会科学称为系统化、理论化的意识形态表现形式。但是,从意识形态的本质来看,并不像我们对意识形态所做出的界定这样简单。现实的意识形态,除了理论化、系统化的各种学科和各种理论以外,最复杂的、最丰富的就是与人民群众的社会心理结合在一起的社会思潮。当前,社会思潮非常活跃,不只在北京,像在广州、深圳等一些经济比较发达的城市,其社会思潮也都是非常活跃的。社会思潮是社会意识形态,是中国当前社会意识形态分化的一个重要层面。

下面,我们来探讨中国目前的社会思潮究竟是怎样的一种状态。社会思潮具有综合性,它不仅有理论,而且与人民群众的社会心理联系在—起。无论是怎样复杂的社会思潮,我们总能对它进行一些比较明确的概括。复杂的、系统化的意识形态的表现形式,蕴含着人民群众思想中的非系统性的意识形态。在传统的哲学社会科学中,比如马克思主义、邓小平理论,这些都是理论化、系统化的意识形态。如果我们仅仅在这个层面上来讲意识形态,那么我们所讲的意识形态就是一种静态的、固化的意识形态。如果一种意识形态不能够在社会上传播,推动社会的进步,那么这种意识形态就是一种僵化的学说。各种有效的意识形态,都是一种动态的、活跃的意识形态。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的意识形态,无论是主流意识形态,还是非主流意识形态,都必须深入到人民群众的生活中,同人民群众的思想观念发生一种综合。所以,我们应该注意到蕴含在人民群众思想观念中的这种非系统化的意识形态。在人民群众中,在各个阶层中,人们所认同的各种价值原则、价值观念,都是我们需要高度重视的意识形态问题。因此,我们研究意识形态,不能仅仅盯在已经系统化、理论化了的意识形态上,而更应该关注那些蕴含在人民群众思想观念中,体现在人民群众社会生活中、行为习惯中的那些丰富的、活的意识形态。这是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过程中,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党委需要高度重视的一个问题。大家可能经常听到上层领导关于意识形态的一些指示或讲话。中央的领导,对中国未来经济的发展怀着比较乐观的态度,对社会主义的政治体制改革也有了一些基本的思路,但对于意识形态,我们究竟该怎么搞。中国成为世界经济强国,是世界一流的大国,我们的经济发展、国家实力,引起了西方国家的高度重视,像日本等一些周边国家,甚至印度,都觉得中国的经济发展对它们构成了一定的挑战。那么,中华民族在经济高速发展的前提下,如何使自己不仅在经济上崛起、强盛,而且在思想观念上,也能保持稳定、健康、活跃,这是一个更加严峻的问题,是一个需要高度重视的历史问题。那么,我们怎样来回答这个问题?我们怎样去解决在意识形态领域里面临的各种挑战?这需要我们对广大百姓的思想观念、意识形态有一个比较明确的认识。所以,我们在研究意识形态问题时,不仅要关注那些已经理论化了的、系统化了的意识形态,更应该关注在人民群众中活跃的意识形态。下面我重点介绍改革开放以来的意识形态分化。我们必须对现状有一个清醒的认识,我们才能意识到我们今天所提出的这个问题有多么的重要,多么需要我们在党的理论工作和思想工作中,去进行深刻的思考和有效的操作。

改革开放以来的意识形态分化,是一个越来越复杂的事实。为什么这样讲呢?主要是因为四个层面:一是价值观念多元分化;二是社会思潮此起彼伏;三是学术流派五彩缤纷;四是流行时尚千姿百态。我们先来讲价值观念多元分化的问题。价值观念多元分化,党的四中全会在构建和谐社会的问题中已经明确提出这样一个事实,胡锦涛同志在多次讲话中都提到过,我们必须高度重视社会主义各个阶层价值观念的多元分化问题。这与我们过去对意识形态,对人民群众思想观念的理解是不一样的。过去,我们只强调统一,不承认分化。但是,现在我们是在分化的前提下来讨论主流意识观念怎样去影响、引导人们的价值观念。现在价值观念的分化非常复杂,在日常生活中,我们能够经常看到这样的现象,有些东西是积极的,有些东西是消极的,有些东西是我们说不清、道不明的。前段时间,在北京、天津、沈阳、长沙等地流行“抱抱团”。新浪网登载,长沙的女大学生,差不多是二十六、七岁的样子,她们组成一个“抱抱团”。刚开始,长沙的这些女大学生只是在街头等待别人拥抱,后来在北京演化成了主动拥抱别人,这让很多人确实不太理解。这是什么新潮?是在挑战传统呢,还是在表达一种新的价值观念。北京的“抱抱团”,刚开始时是在王府井、西单拥抱别人,后来在春节期间,她们又到医院去拥抱艾滋病患者,这确实让人挺受感动,也确实让人很难理解。据她们自己说,“抱抱团”是为了给人间以温暖,让人间有更多的真情,向市场原则、利益原则进行挑战。从这个层面上来讲,“抱抱团”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但是这种形式是不是一种吻合中华民族文化传统,能够为人民群众所接受的形式,是否能够成为一种健康的思想、理念,引导一种健康的时尚趋势,这是值得研究的。当前,像这样一种新的社会现象,表达一种新的价值观念的社会行为,应该说是层出不穷的,我们只要认真观察生活,就会发现大量这样的现象。尤其是像深圳这样市场经济发展比较快、改革开放比较前沿的城市,这些现象更容易发生。我们应该看到,这样—种现象包含其中的一种价值观念和价值取向。也就是说,对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对传统的价值观念提出了挑战。在日常生活中,表现价值观念多样化的形式非常丰富。春节前,中央宣传部召开了一次关于党的理论工作建设的重要会议。李长春同志在会议上作了重要报告,对当前的理论工作、意识形态工作进行了总结,对未来几年我们党的理论工作、意识形态工作进行了部署。李长春同志对当前意识形态的变化有一个概括:多样、多元、多变。我觉得李长春同志的概括是非常符合当前实际的。关于社会思潮的多样化,我想大家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比如北京有新左派、新保守主义、新民主主义、后现代主义等。社会思潮的多样性表明了什么呢?它表明我们国家的发展,表明我们国家人民的思想观念正在呈现出一种空前活跃的状态。这不是坏事。过去,我们认为每出现一种新的社会思潮,都是对主流意识形态的进攻,而事实上并不是这样。胡锦涛同志和李长春同志在多次讲话中都提出要正视这样的问题。应该说,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当它发展到一定阶段,尤其是它处于社会变革时期的时候,它的社会思潮都会处于非常活跃的时期。今天,我们的经济发展进入了一个新阶段,改革开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我们的思想观念也出现了一种空前繁荣的状态。

社会思潮既有积极的一面,也有消极的一面,但总的来说,社会思潮的多样化、多元化是社会发展的一个表现。各种社会思潮都有自己的立场,甚至它们相互之间还有一种否定的关系,比如说新民主主义和新左派,它们之间就是在相互对立、相互否定中不断展开的。社会思潮还处在一种多变的状态。这说明我们的民族在思考,我们的思想家、理论家很活跃。我们不能强求社会思潮与主流意识形态,与马克思主义相统一、相一致,但是我们应该看到它们中积极的一面,应该用我们的主流意识形态去引导、淡化它们消极的方面。怎样用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去和它们对话以形成一种共识,这是当前意识形态转化的一种方法。

另一个社会现象就是学术流派五彩缤纷。现在的学术流派,确实到了—种难以描述的程度,搞哲学的、法学的、经济学的,无论是哪个学科的,都能分出无数多个学术流派。流派多是好事,它们之间会有争论,有争论,才有激发,才有创新。目前,“废话诗”已经流行一年多了,其中有一个代表人物是赵丽华。“废话诗”废话到什么程度呢?“一根黄瓜,又一根黄瓜,是两根黄瓜。”“我坚决/不容忍/那些在公共场所的卫生间/大便后不冲刷厕所的人。”这就是“废话诗”。“……一个是我侄子/正在吃饭/一个是我外甥/现在他们一起出去玩了。”这是诗吗?这个“废话诗”刚开始流行,是用一种用比较平淡,比较直白的话来表达一种深刻思想的诗,但现在却变成了一种彻头彻尾的废话,能表达什么意义、什么思想呢?诗歌,是用超越的情怀来表达一种理想的境界,给人以美感,但“废话诗”就是在说废话,引起了老百姓的不满意。不论是唐诗还是宋词,我们都追求一种意境,都追求一种崇高,现在的“废话诗”不去追求意境,更谈不上什么崇高,这算一种什么诗啊!在我们的文学艺术界、思想理论界,都表现出各种思潮的混乱和分化。

再一个社会现象是流行时尚千姿百态。时尚,应该称不上什么意识形态,但是时尚却能够表现出一种意识形态,特别是在今天,不断成熟,不断推出各种流行时尚,其中包含了非常复杂的意识形态问题。北京的北四环,有很多破产企业,很多年轻人在那儿进行“人体吊画”。这个东西,西方从前有过。这种行为实在是令人难以理解,他们是在自恋还是在自残,好像都不是,最多也只能说是心理上的自残。他们让记者采访、拍照,然后再发布到网上。这些现象说明,现在出现的很多事情是我们无法理解的,但这些事情都体现出了一种意识形态,是对传统社会观念的一种挑战。这些事情能不能说是时尚呢?现在,这样的事情层出不穷,而且越来越花样翻新。比如,到了冬天,有些艺术场所,一些女孩穿的特别少,好像在夏天穿着暴露就不是时尚,在冬天才算是时尚。这些都是生活中的一些现象。从理论上来说,它应当不是意识形态的范畴,但我们今天为什么要提出这个问题呢?是因为我们要面对那些活生生的价值观念,要面对那些渗透在日常生活中的意识形态。我们应该从日常生活中来观察意识形态,而不应该只从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中来研究意识形态。既然意识形态体现在人们日常生活行为习惯和言谈举止中,我想从事理论工作和思想宣传工作的同志,就更应该从日常生活中来发现意识形态的变化。我们这里说的,都是一些日常生活中的现象,都是一些比较平和的、不那么激烈的生活现象,其中表达了现代人的思想观念,这些现象也都是我们随时都可以发现的。

下面我们来讨论中国现代意识形态变化的突出表现。中国现代意识形态的突出表现,是各种社会思潮的不断兴起。我们可以列举出十几种甚至几十种各种各样的社会思潮。我们从影响比较广泛的社会思潮来说,在政治社会思潮方面主要有五大社会思潮,即新自由主义思潮、新左派思潮、新民主主义思潮、后现代主义思潮和文化保守主义思潮。这五大社会思潮,应当引起我们从事思想意识形态工作者的理解和重视。这五大思潮,既有深厚的理论基础,也有广阔的影响层面,还有广泛的传播方式和传播途径。这五大社会思潮,对我们国家的主流意识形态提出了严峻的挑战,但也对我们国家主流意识形态的发展有着积极的影响。我们今天没有时间对各种意识形态做出更深入的剖析,这里只简单介绍一下。

新自由主义思潮,虽然是从九十年代中期逐渐兴起的,在国外,新自由主义思潮很活跃;在国内,有一些青年学者是新自由主义思潮的代表人物。新自由主义思潮的兴起和它的影响不是空穴来风,有它的基础。中国的新自由主义思潮主要是在中国发展市场经济这样一个背景之下发展起来的。有一本由新自由主义思潮的代表人物写的著作,其中的主要内容就是批判计划经济。计划经济是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前所实行的经济体制。但是新自由主义者认为,人们可以根据自己的逻辑思维来指引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社会经济生活。他们认为,市场经济并不是资本主义的体制,而是自发地演化成的。他们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计划经济确实不是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而逐渐演化的,它是一些社会主义学者,包括一些早期的社会主义学者,比如欧文、马克思等人在研究社会主义经济体制的时候,在批判资本主义自由竞争、市场经济各种弊端而提出的一种理想设计。社会主义是根据逻辑思维,是当代理论家根据理性原则设计出来的。社会主义严格的计划经济,可以有效地避免资源的浪费,但是这种经济形式能否永远适用呢?这是早期的社会主义者所没有预料到的问题。大家知道欧文这个人,非常聪明,也可以说非常能干,他自己有企业,有房产。他继承了一笔遗产,几千万英镑,这在当时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他把房产卖了,然后到北欧买了一块地,然后宣布我这里实行共产主义,按需分配,想要过共产主义生活的人都可以到我这儿来。当时确实吸收了不少社会成员,这些人刚开始也都还干活。但由于实行的是按需分配,这些人能少干就少干,能不干则不干,结果没有几个月,欧文就破产了。这个事情说明什么呢?说明在理论上讲得通的东西,在具体实施时是不一定行的。所以,他就说,这个计划经济虽然是可以一时实行的,但对它必须进行改革,来符合经济秩序和商业秩序。而商业秩序是自发演变形成的。新自由主义者,他们信奉的一个基本原则,就是我国在进行国有体制改革时,他们提出要彻底改革,要让企业自由地去竞争,彻底在市场经济的海洋中去拼搏。我们知道,香港有一个著名的学者,他强烈地批评了我国国有企业的民营化,这个情况在当时确实是很普遍的。当时老百姓就不明白,为什么国有企业挺好的,搞来搞去却要民营化。当时的国有企业民营化造成了很多弊端,企业归人民所有,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却在厂长手中,厂里的利润如果是—千万,厂长可以说成是一百万,造成了厂里的领导中饱私囊。我这里并不是否定国有企业民营化,国有企业民营化是好的,台湾就是很好的例子。国有企业民营化是在七十年代,台湾的经济就是在国有企业民营化之后才起飞的。在七十年代,台湾开始搞经济体制改革,国有企业民营化,使得台湾甩掉了一大批国有企业的包袱,然后台湾的经济才开始迅猛发展。

中国的国有企业改革,我们应该重视条件、背景和其现实。人们对国有企业民营化出现了各种疑惑之后,受到了另—种思潮的批判,这就是新左派。新左派是近几年才兴起的一种思潮。这个流派现在非常有名,在网上一搜就能搜出来。他们中有一些非常著名的学者。这些学者,他们批判新自由主义,认为他们给政府出了一些馊主意,没有促进中国经济的健康发展,导致国有资产流失,导致社会不公。新左派强烈呼吁的一个问题就是,社会要公正,不能一味追求效率,为了发展市场经济而使得人民的利益被剥夺,要正确看待国有企业的改革、市场经济的发展,要看到党的承诺,要看到中国政府的责任。这是新左派所强调的。新自由主义强调,要充分发挥市场的作用,要政府撤退,政府是个后台,少管事。但新左派认为,中国的改革开放不是政府所领导的,而是党所领导的,中国改革开放出现的问题,政府和党不能推卸责任,应当承担起责任,处理好社会上的各种利益关系,给予社会以正当的价值坐标。在去年下半年,主管意识形态的部门领导人改变了从前对各种社会思潮的对策。现在,我们要做的是整理社会思潮,用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念,用中国化的方式去引领各种社会思潮,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变化。我们应该注意到这一点,引领和批判是不一样的。

过去,我们把社会中出现的各种思潮看成是反党主义。现在,我们不是这样简单的去评价各种社会思潮,不是简单得去批判,而是要用我们的原则去指引它们。新左派和新自由主义的纷争也使他们产生了一些新的思想观点和新的变化。去年,有一个新自由主义的代表出来说新左派和新自由主义别争了,并找出了两派的一些共同地方,共同的地方就是反对过度的控制,提倡公平和正义。

再一个社会思潮就是新民主义思潮。我们今天所讲的新民主主义思潮与鸦片战争前后的旧民主主义思潮是不一样的。当时的思潮提倡科学,促进社会进步,使国力强大,以免受外国侵略。而现在的新民主主义思潮是在中国已经成为世界强国的基础上产生的,它是建立在中华民族的立场上,保护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保护中华民族的利益,抵制西方各种思潮的入侵,并且要用中国的传统儒家文化来支持中国的发展,所以新民主主义思潮和文化保守主义思潮也是联系在一起的。

还有一个是后现代主义思潮。后现代主义思潮提出要挑战传统,在西方从六、七十年代流行到今天已经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它是与后工业时代联系在一起的。后工业社会就是工业生产退居幕后,第三产业逐渐走向前台的社会。第三产业是为人服务的产业,第三产业所展现的矛盾是人与人的矛盾,而工业是人和物的关系,人和产品的关系,也就是说第二产业反映出的主要是人与自然的关系,而第三产业所反映出来的则是人与人的关系。那么,第三产业成为经济结构的主体也就意味着社会的主要矛盾和中心任务发生了变化。所以,到了后工业社会就要承认人们的个性,人与人的交往。在香港和深圳,这样的趋势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很明朗了。后现代主义思潮在中国流行很快,像在北京、上海等这样的中心城市都有着广泛的影响。现在的社会,已经确实不是一个农业社会、工业社会,而是信息社会,也可以说是后工业社会。文化保守主义思潮是对后现代主义思潮的一种否定,它的一个最典型的代表就是新儒学,新儒学这几年在中国搞得轰轰烈烈,新儒学的代表人物甚至认为中国新文化的基点就是儒学。

我们要用社会主义价值观去引领各种社会思潮,这也是我们在思想文化方面的一个基本策略,这样的原则和策略应当说是有利于中国文化健康发展的,其根本目的就是整合,用这样的原则和策略来整合各种思想文化,再用思想文化来整合社会生活。这里我主要讲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意识形态分化中的文化观念整合。意识形态分化就是我们所列举的各种社会现象、社会思潮,说明了我们当前文化方面的复杂性。思想文化观念的基本作用就是整合。如果一种思想观念不能得到别人的认同,没有整合的作用,那么这种思想文化观念就是没有生命力的。我们所讲的文化观念、意识形态就是要追求一种整合效应,我们所说的宣传、教育,实际上都是讲的思想文化观念的整合问题。文化观念的整合问题的重要性在意识形态分化的时候表现得更为突出。为什么呢?因为意识形态分化以后,不是说你讲你的,我讲我的,而是要对话、交流,用我的观念来征服你,影响你,一种文化观念越强,对其他文化观念的影响越大,这种整合作用就越大,对社会生活的影响也就越大。因此,当意识形态出现分化的时候,也就意味着有不同的立场和原则观念在相互冲突、相互整合,这样也就使文化观念的整合在意识形态分化中表现得更为复杂。所以,我们今天应该在意识形态分化的条件下来认识思想文化观念整合的表现。在座的年纪比较大的同志可能对二、三十年以前的“文化大革命”体会更深些,“文化大革命”时文化观念的整合作用简直是发挥到了极致。但今天我们所讲的文化整合是在意识形态分化的条件下,我们有各种各样的文化思潮,我们要去引导它们,而不是简单的否定。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中讲道:一个民族的政权可以靠背离来建立,一个民族的法律也可以在背离中建立,但一个民族的风俗习惯传统却不能消失。因为民族的风俗、风土人情与民族是直接统一的,如果一个民族的风俗习惯被改变了,也就意味着这个民族已经被同化了,我国历史上有很多有名的民族到今天都已经被汉族同化了,所以说一个民族的文化传统和民族的存亡是直接相关的。当代中国的文化是红色文化等多种文化的混合,这些文化已经进行了一定的调和,但没有融合,所以我们不能简单的肯定一种文化而否定另一种文化,而应该在多元文化的差异性中寻求一种协调,这也是我们今天构建和谐文化的一个基本立场。

第二个问题,文化观念整合中的意识形态冲突。文化观念整合中的意识形态冲突首先表现为整合中的意识形态同化。我们通过一些事例来讲意识形态的同化问题。去年,上海有一个人办了一个私塾馆,把一些七、八岁的小孩招进来先学三字经、千字文,再学论语,大学、中庸。上海教育厅知道这事并经过研究后认为应当禁止。为什么呢?义务教育法规定,国家有向青少年提供义务教育的义务,而且青少年有必须接受国民教育的义务。这是任何一个民族在当代社会都必须坚持的原则,国家办教育的目的是把国家认可的文化观念传授给青少年,国家办教育的实质是要培养自己的国民,我们的基础教育在这点上尤为重要,国家搞义务教育事实上是国家花钱在社会上进行投资,通过传授国家所认可的思想文化观念来培养自己的国民。上海的这个私塾馆让孩子们不学数理化,也就意味着与国家教育体制相背离,因此上海市教育厅禁止了这一做法。这种现象在深圳也有,深圳也有一个“孔子堂”,老师和学生都穿着汉服,坐着草垫诵经,如果这种做法是出于表演、娱乐的目的还可以理解,但如果单纯是为了教育,我觉得有点误人子弟。我们党应当看到目前所出现的各种思想文化观念都在试图整合社会,一种思想文化观念决不会静止存在的,它要扩散,通过各种方式来进行传播。如果我们仍然用教条、僵化的观点来看社会中出现的各种意识形态问题,难免会限制自己。所以,我们应当在一种充分分化的形势下来看待今天的文化观念整合问题。是不是我们用中国传统的儒家文化就能把各种思想文化观念整合起来?去年,孔子文化节的时候,我们有一个省会城市的官员穿着汉服祭孔,共产党的官员穿着汉服祭孔,如果是为了表示对传统文化的重视和敬仰,还可以理解,如果共产党的官员信奉的是新儒学,我们今天就必须站在新儒学的角度去构建社会主义新文化,我觉得这就是一种片面性。因为我们必须承认这个天下是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创立的新天下,我们是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建立起来的经济、政治和文化体制,我们不能放弃马克思主义理论。因此,我们今天搞文化整合,不利用西方文化,仅仅靠传统文化,这是不科学的,我们仅仅讲主流意识形态,讲马克思主义理论,这也是不可取的,应当把多种文化放到同一层面上来看待它们的沟通和融合。这个问题我们中宣部和文化部部长都多次讲到了,要承认文化差异,和谐不是单一,而是差异的协调,如果没有差异也就不可能和谐。

第三个问题,意识形态整合中保证文化安全。文化安全问题是我们当今搞改革开放,发展市场经济所面临的一个难题。怎样才能使我们的文化有安全保证?这是中国要发展成为一个经济大国、政治强国所不可忽视的问题,民族的繁荣和强盛与其文化是统一的。现在,中央强调要发展社会主义文化,使其繁荣、活跃,我觉得这是有远见的。八十年代,邓小平同志从深圳回来时提出“不争论”,为什么呢?因为当时有一些人凭着教条主义、本本主义来反对改革开放的一些新决策、新选择,邓小平同志的“不争论”是在当时特殊的历史条件下提出来的。今天我们的改革开放已经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就不能还像过去那样不争论,不提倡讨论,我们应当重视在交流中、在开放中来实现文化观念的整合。保证文化观念整合最重要的是要使主流意识形态发挥有效的整合功能。我们今天讲的马克思主义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我们不能用当年马克思说过的东西作为不可否定的标准来衡量我们的发展现实,应当在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立场上立足现实,审视现实。应当承认我们在经济上取得的成就是不可否认的,但是在思想文化观念上我们还面临着许多新问题,我认为我们的主流意识形态要发挥引导作用,就必须渗透到社会生活中去,这就包含了我下面要讲的一个问题——主流意识形态的广泛传播。我们党校里所讲的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是不是在社会中广泛传播了,虽然我们有大量的媒体,报纸、杂志等在不断地宣传我们的主流意识形态,但我们的主流意识形态究竟在多大层面上影响到了我们的社会生活,影响了我们国家的组织决策,这才是我们应该关注的。我们讲意识形态安全、文化安全,就要深入地考虑一下我们的主流意识形态是不是有效地在社会中传播了,它传播的途径,传播的效果如何。下面我主要讲三个问题:第一个是主流意识形态的历史使命;第二个是主流意识形态的传播局限;第三个是拓宽主流意识形态的传播途径。

主流意识形态的历史使命概括地讲,就是如何有效地整合其他意识形态,如何整合社会生活。我国主流思想文化应该是中国共产党认可的中华民族文化的核心和灵魂。所以,我们构建和谐社会就应当把构建和谐文化作为一种根本的途径去对待。我们所讲的主流意识形态不同于西方的意识形态,它是为中国共产党所认可的包括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以及和谐社会等等观点和理论,是官方的意识形态,是理论化、体系化的一种意识形态。官方理论现在应该拓宽它的传播途径,寻找它的有效传播途径。意识形态如果单纯靠理论来传播,不是说一点没效,但其效果十分有限。我们要在当今文化影视化、图片化的基础上,使主流意识形态的传播也适应这种新的变化。怎样用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念来引领各种社会思潮,整合社会主义文化?这里我重点讲一下充分认识中国社会感性化特征,高度重视中国文化传播影视化新课题的问题。文化传播影视化主要出现在美国、欧洲等发达国家和地区,但在我国的一些发达城市如北京、上海、深圳,其表现也十分明显。文化传播感性化还与中国文化传统直接联系着,中华民族就是一个注重感性追求的民族,中国社会不同于西方社会,是一个具有感性化的社会,对感性的东西更加敏感,而对理性的东西则比较迟钝。所以,今天我们在提高马克思主义主流意识形态的理论水平的同时,也要注意将其与感性形式结合起来,这样才能使我们的主流意识形态有效地传播到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

我们发展市场经济、民营经济,新阶层是不可忽视的社会力量。我国的新阶层现在已经达到1.3亿人口,他们掌握的民营资本对国家的税收贡献占了百分之七十,他们掌握的专业技术占了百分之六十,而民营经济还要不断地进行扩展。我们现在所讲的新阶层就是在非公有制企业中的知识分子、企业家和管理者。但是如果能有效地把他们吸收进来,既能保证主流思想意识形态的稳定性,又能使我们的思想观念向现代化方向发展,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我们深刻地吸收了前苏联的教训,先搞经济,再搞政治和文化,总的路子是对的,但到底主流意识形态应该怎么搞?我们一方面要看到中央正在力图推进意识形态的现代化,另一方面我们也应该意识到这一问题的复杂性。所以,我们对待意识形态的变化,对待思想理论的发展应该有一个宽容的精神。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版权所有:石家庄市社会科学院 石家庄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中共石家庄市委讲师团 未经协议授权,请勿违法使用。
网站邮箱:sjzssky@yahoo.com.cn 在线提交意见反馈
Design by 河北·绿蕾工作组
冀ICP备06002118号
绿蕾统计 | 今日访问[441] | 昨日访问[549] | 总访问数[1330772]